谈股论币

全球投资谈 4.2,亚马逊与沃尔玛,不同的压力不同的选择

美股基金策略 1月前 61

进击的亚马逊遭遇特朗普抨击,它“错”在哪里?困窘的沃尔玛选择跨界迎接挑战,财务压力或有隐忧;CDR越来越认真,中概股ETF会受到什么影响?




3月份过去了,对于投资者来说,在3月刚来的时候,告别2月风暴,市场似乎有回暖迹象,但是紧接着从贸易战疑云到科技股被群殴,市场再一次陷入动荡,尽管幅度不如1月到2月间强,但是频度提升。


最新中招的是亚马逊,上周三就有传言特朗普要对亚马逊动手引发其股票波动,而周四特朗普更是在Twitter直接开炮,大致内容是:


“在我参选总统大选前,老早就陈述过我对亚马逊的疑虑。亚马逊与其他人不同,他们只向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缴纳少少的税、甚至免缴税;把我们的邮政系统当做他们的宅配小弟(导致美国巨大亏损),还造成成千家零售商关门!”


这两天又发推补充:


“美国邮政局每替亚马逊寄送一个包裹,就会平均损失1.50美元。总计相当于数十亿美元。”


这两年,亚马逊确实给人一种充满了战斗精神的形象,收购全食超市更是令线下零售公司震颤。但是,美国零售行业目前的困境,把锅全扔给亚马逊也不公平。


亚马逊是美国电子商务的王者,这个不假,占比达43.5%,但是,亚马逊目前在全美零售行业的占比只有3.9%,金融市场你可以说有杠杆效应,这实际销售来看,总不能让亚马逊把锅都背了吧。


至于“把我们的邮政系统当做他们的宅配小弟”,更是扯淡,这个中国消费者也可以感受到,伴随电商兴起,快递小哥确实辛苦,但是他们有被掠夺的感觉吗?没有啊,就业机会和收入在增加啊。


美国一样,伴随亚马逊销售收入的快速增长,美国快递行业的收入也快速增长,而同期美国的所谓“一类邮件”的平邮是下降了,这个锅更不能让亚马逊背,要怪就去怪数字化时代,而亚马逊倒是促进了商品快递的兴旺,弥补了一些环节的衰退。至于快递价格,本身是市场化的结果,你邮政也可以提价,但是自然也会面临竞争。


所以,特朗普说的信誓旦旦,本质还是这句话“他们只向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缴纳少少的税、甚至免缴税”,因为作为科技公司,亚马逊的缴税与传统公司比,还是偏少的,而既然亚马逊现在“侵入”传统领域,是不是也要利益再分配一下?是的,你会发现这个侧重点不同,政府跟Google、Facebook在争夺话语权和影响力,跟亚马逊们是争夺更实际的利益并照顾传统行业选民。


当然,你也不能就此说美国政府怎么这样,一点不市场经济嘛。是的,美国商业史本来就是政府和商业机构博弈的历史,而且请注意,很多时候政府出手不见得是他们贪婪,而是真的是有民意基础,甚至压力。国家这个东西,本来从概念上就是一个“想象的共同体”,现实层面更需要利益平衡,否则形成明显的利益对立,那还怎么玩,亚马逊、Facebook也没法安然发展。所以,你方唱罢我登场,在这个阶段,科技巨头们该妥协就要妥协,而且从趋势看本身也正在做出妥协,去寻找一个所谓的利益“最大公约数”,对此也没啥好愤世嫉俗的,理性看待即可。


而这个博弈的过程,表现有时候也确实够激烈的,但是从目前来看,科技巨头们却依然很受投资者的追捧。比如过去两周倍受蹂躏的Facebook,在上周结束后,根据FactSet的统计的45位分析师评估,91%的评级是“买入”或者“超配”,这个数字甚至比2月份的89%还提升了。


在分析师们看来,长期来看,科技公司的营收增长依然强劲,并且在多个领域充满进一步提升空间,更别说很多新技术领域的突破正在进行,不买科技公司买啥?美国经济的创新目前主要就来自科技公司,不靠它们靠啥?靠贸易保护?靠造桥修路?显然,如今科技公司经受的非议并无损其内在价值的动力,所以,长期来看,优秀的科技公司或者指数依然值得在你的投资组合中占有一席之地。


当然,伴随科技公司的跨界“进攻”,传统行业也不能坐以待毙,一种选择就是以跨界对抗跨界,比如沃尔玛就可能乘着美国医疗行业并购大潮,收购美国第二大医疗保险公司Humana。


确实,沃尔玛太需要些新的营收来源和成长动力了:


从其季度盈利来看,别说增长,这几年企稳都难啊,这样的情况下,股价怎么能起来呢?


可以看到近5年,沃尔玛的累积收益远逊于标普500指数。


而目前,美国医疗行业正在进行频繁并购,此前,在传出亚马逊进军药品零售的消息后,药品零售巨头CVS立刻开始了对Aetna的收购,而沃尔玛似乎也准备效仿,其与市值370亿美元的Humana的谈判已经启动。去年,沃尔玛的全年收入为5000亿美元,而Humana收入为540亿美元,可以说报表合并后,沃尔玛收入的提升还是明显的。


但是,也有分析师认为,这一并购将给沃尔玛带来较大的财务负担,如果问你,沃尔玛和亚马逊谁负债多,很多人可能感觉老是亏钱的亚马逊当然负债多。但是,情况却非如此,目前沃尔玛现金和等价物不过70亿美元,其净负债高达390亿美元,而亚马逊的现金和等价物为300亿美元,净负债130亿美元。而收购Humana预计最终代价可能高达500亿美元,为此无论换股,发债,沃尔玛都需要承担不小的成本。但是这种情况下,又能怎么样?再危险又如何,在“等死”和“找死”间,还能怎么办,宁肯“找死”啊,大企业的转型向来不易。


而主动寻求改变的还有微软,曾经也在寻找新方向路上头破血流的微软,如今状况好多了,可喜的是它没有选择沾沾自喜,而是乘胜追击。最近,微软做出业务调整,将势头甚佳的云计算服务Azure提升为核心业务,将昔日微软象征的Windows业务角色降低,甚至负责Windows业务的微软21年老兵Terry Myerson也将离职。


与老微软痕迹浓厚的鲍尔默相比,2014年担任微软CEO的纳德拉迄今为止确实干的漂亮,微软业务明显提升,而且转型成功,资本市场也对其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:


最近,中概股又掀起了美国股市上市潮,上周的B站、爱奇艺都是知名公司,与此同时,A股的CDR细则和“独角兽”筛选标准也有了进一步的落实,这两股趋势矛盾吗?


在我看来,其实有相通之处,说白了,CDR最近成为舆论和政策层面的焦点,也突出了中国监管层的务实态度,即并不要求中国科技巨头们非要整体回到中国,可以继续在美国、香港挂牌,同时通过CDR的形式在A股挂牌,让A股股民也分享这些优秀公司的成长。


在这种情况下,著名的中概科技股ETF:KWEB就更加值得关注了,因为按照目前情况,它的重磅成分股如阿里、腾讯并不会受到影响,而新晋IPO的公司中,符合条件的也将逐步被纳入该ETF,我们可以设想小米如果在香港挂牌,必然也将纳入到这只ETF成分股中。


就近三年来看,KWEB表现也很强劲,2017年一股拉升让其表现远超QQQ。


接下来,如果真有中国在海外挂牌的科技公司以CDR的形式在A股挂牌,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现象就是,A股估值和海外市场将形成价差。而从目前情况看,这些公司很可能在A股受到追捧,获得比在海外市场更高的估值,那么是否会导致海外市场,比如美股的ADR水涨船高,让KWEB这样的ETF受益呢?当前,前提条件还是,CDR是否可以更快落实,而非如当年的“战略新兴板”热闹一时,进而沉寂。




$亚马逊(AMZN)$ $沃尔玛(WMT)$ $微软(MSFT)$ 


@今日话题 




source: xueqiu 美股基金策略
更多资讯 ->
发新帖
美股基金策略
主题数
-3
帖子数
0
注册排名
7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