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股论币

小目标来访雍和宫

jzee 3月前 106


“上师请看,”一位男子捧着幅卷轴,正在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打开。这男子细看应该有五六十岁,可是他保养得极好,看上去正值壮年,“去年从日本买来的,马祖道一手抄的《坛经》。专家鉴定,都说是真迹。”
“首富,你不知道我师父反日的么,还拿幅日本人的书法来。”站在一旁的小喇嘛忍不住插嘴。
“戒农,不要胡说。”仁波切上师蹬了那位名叫戒农的小喇嘛一眼,“马祖道一是我释门前辈高僧,怎么会是日本人?”仁波切扭头又对那男子说:“王施主抢救国宝有功,只是这马祖是中土禅宗的大师,我却是黄教格鲁派,实在没有眼力鉴别真伪。”
那王施主连忙收起了卷轴:“上师说的是,说的是。我也说不合适,思聪一定要我带来。思聪,还是把那几张唐卡拿出来。”
站在一旁的一个白净小生听到王施主招呼,忙不迭又从随身的大箱子里头拿出几张大画,一张张在殿上打开了。有观音,有佛本生故事,有金刚。那颜料发黑,一看便觉得年代久远。
仁波切来回踱步,仔细端详了半天:“王施主,这话我说了你可能不太高兴。你这些唐卡,都是赝品。”
“这怎么可能,我爸两千多万从香港苏比富买来,怎么可能是赝品!”那白净小生忍不住叫起来。王施主立刻挥手示意他不要说话,然后接话说:“上师果然目光如炬,我也疑心这是不是假的。果然如此。既然是赝品,那就都交给上师处理。正好一把火烧了,免得玷污了这法王殿。”
仁波切笑笑:“就是琉璃厂那帮子农民工故意做旧弄的假文物,不值钱,不过烧了也不必,挂到这些小喇嘛宿舍里头,当个摆设就是了。”
仁波切接着说:“王施主是无事不登法王殿,这次来不会只是要切磋一下书画的吧。”
王施主却说:“没有、没有、就是收了几幅手卷唐卡,和上师一起鉴赏一下。”
仁波切笑着说:“我说嘛。东海缺少白玉床,龙王来请万达王。连龙王有事都得求王施主,王施主怎么会来求我们这雍和宫。这样,我下午还有个宗教局的会,不如我们先散了?”
那年轻后生却急了:“别着,不忙,不忙,再坐会儿。”
仁波切笑笑:“这么说还是有事了。”那王施主却欲言又止。仁波切说:“王施主不说,我只好猜了。万达账户上的当期现金还能用多久?”
王施主面露尴尬之色:“还是瞒不过上师。当期现金只够用一年的了。”
仁波切又说:“只怕未必吧。”
王施主笑了笑说:“最近忙着为一带一 路整合一些海外资产,手头确实紧了一点。实话实说,当期现金加上短期可变现资产,只够用半年的了。”
仁波切说:“既然王施主不肯坦诚相告,多说无益,戒农,送客。”
王施主赶忙说:“上师不要生气,我老老实实说了吧,就三个月的钱了。”
仁波切大笑:“人人都说王首富是奸雄,果然如此!”
王施主一头黑线,只好陪笑说:“兵不厌诈、兵不厌诈……”说完他靠在仁波切上师耳边,低声不知说了些啥,然后才大声说:“上师,这连我儿子都不知道。你可千万要保密。”
仁波切却冷语大声喝道:“还在骗我,万达账户上现金告罄了!”
“小声点,上师!”王施主立刻就急了。而一旁的年轻后生一脸错愕,看向他父亲,见他父亲并不反驳,便是默认了。这年轻后生颓然坐到了地上。
仁波切又等了等,才开口说:“老王,我们也是老朋友了,我也不怕把这天机说破给你听。你是天蝎座,今年七月呢,天蝎座的心宿二和土星相克,争辉于东南。土星嘛,皇天后土,说实话,你是克不过的。这一劫在劫难逃。”
王施主听着一脸迷糊,那后生却听进去了:“大师,你这盘解得太好了。我昨天和我女朋友也琢磨这个呢。我女朋友是射手座,我是摩羯座,大师什么时候也帮我解一个盘吧——”王施主却开口把他打断了:“上师既然愿意说破天机,那么和当年我出走大连时一样,大师必然还有个解局的办法,我也把我的底牌说了吧。”王施主好像卸下了包袱,说话反而更有底气起来,“听说上师和融创的孙先生关系不错。老孙这人现在手头有钱,胆子也大,我们万达文旅和酒店,作价一千亿转让给他,这样解了我们燃眉之急,融创也拿到大笔优质资产,双赢。”
仁波切翻了翻白眼:“这都谁胡说八道,我和融创那什么孙子一点不熟。”
王思潮插嘴说:“贾布斯说的。说乐视和融创那生意就是你牵线做的。”
“贾布斯这骗子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。”仁波切十分不满。
王施主说:“上师,事成之后,中介费六个点。”
仁波切摇摇头:“不是钱的事儿。”他拿捏了一会儿,接着说:“从星相看,本月木星处于处女座,那孙宏斌便是处女,木克土,说不定也是个解法。我就帮你转个微信吧。”仁波切向那戒农小喇嘛拿了手机,又拿来眼镜,打开微信,稀里哗啦打了半天字,然后抬头说:“发了。”
王施主和那后生呼了一口气。
过了半响,“叮”一声,有微信了。仁波切眯着眼睛看了半天,才抬头看着王施主,举起手比了个6。
“六百亿?”后生跳了起来,“打劫哪这是?”王施主却又摆摆手让他住口,说:“和老孙说,成交。不过要全现金,不要融创的股份。”
仁波切说:“你放心,孙施主刚才回信也讲了,不会发融创的新股,不过现金最近拿了几百亿去填乐视那个无底洞了,实在没有六百亿现金,只能出六百亿的六成。”
“靠……”年轻后生骂起娘来。王施主一脸愠怒之色,无处发作,一咬牙说:“成。总额必须还是六百亿,六成现金可以,另外四成我贷款给他融创!”
仁波切又发了条微信,等了一会儿。好像手机那一头也知道这边的焦急,这次没有多久就“叮”的一声,回了条微信。仁波切看了看,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王施主这一会儿已经回复了心情,脸上已经看不出是怒还是喜。
仁波切笑了笑说:“千金散去还复来,这个道理王首富不会不知道。这世界是我们的,终究还是下一代的。你家公子聪慧过人,看着就是一个未来的小托马斯•沃森,必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”
那后生连忙说:“上师过奖了。”
“怎么是过奖,这雍和宫课程,修一门这些小喇嘛都修不过来。你密宗显宗双修,还学有余力,上次和我说双修不够,还想多修几个,不是聪慧过人么?”
那后生闹了个大红脸:“上师说笑了。”
王施主起身说:“上师,思聪有一点点成就,都是你指导有方。这交易开弓没有回头箭,我们今天先告辞了,要去找那老孙谈细节了。”


年轻后生和王施主走出了雍和宫大门,一猫身钻进一辆劳斯莱斯。
年轻后生说:“爸,这贼秃故弄玄虚,到底灵不灵?”
王施主说:“这次能不能灵不知道。上次你爸在辽东被厚重城主逼迫,无路可走,经高人指点才到他这求了个签。他打开签却念了两句诗:‘平明寻白羽,没在石棱中。’”
“爸,这是啥玩意啊。”
“你小学没全诗背诵吗?”
“爸,我小学在新加坡上的,你忘啦?”
“好吧。你爸也想了好久才明白,关键就在于指点你爸定好了大目标,就是得去平民寻白羽。”
“平明寻白羽,寻白羽,寻白羽……爸,还是不懂。”
“你在国外读书,怎么也不认识繁体字?”
“爸,新加坡用的是简体字,你忘啦?”
“好吧……”


雍和宫的法王殿里,仁波切正在低头看一张佛本生的唐卡,听见戒农推门的声音,就回头来:“戒农,你送走他们了?”
“是。师父,戒农亲眼看到他们进了劳斯莱斯,掉了个头出去了。”小喇嘛应了话,接着说,“师父,这赝品你还看啊。”
“什么赝品,班钦的画我不知看过多少幅了,布达拉宫里就有一副和这幅差不多的,不过真要比,可能还是这幅更好。”仁波切一边看画,一边啧啧作声,显得颇为陶醉。
小喇嘛脑筋一转,又问:“师父,还有一事戒农不明白。这老王家怎么最近这么不顺呢?”
仁波切没有抬头:“你没听说海淀区的童谣吗,说什么‘王与马,共天下。’这老百姓成天就惦记这王首富,马首富了,连龙王都得去求老王家了,你说这能有个好?”仁波切接着说:“戒农啊,这幅佛陀本生的,我们收起来,其他几幅,你收了去问问香港苏比富那个Stephen,就过两个月吧,让他帮忙拍一拍,然后再和融创老孙打个招呼,就说苏比富秋季拍卖会上有一批唐卡很不错,我看过的……”

以上均为平行宇宙中的虚构故事,如有雷同纯属巧合,请勿对号入座。

第一季传送门:贾布斯雍和宫游记
https://xueqiu.com/8228410623/88420444
$融创中国(01918)$$阿里巴巴(BABA)$$万达商业(03699)$
#房地产#
求扩散~
@Ricky @老布 @GT周 @梁宏 @weald @疯投哥 @非典型伪价值投机  @点拾Deepinsight @股社区 @最接地气美股解读 @德晟金融 @TLS美股研究 @割资本主义羊毛 @尹生 @陈达美股投资 @释老毛  @放眼观美股 @不明真相的群众 @商业观察家




source: xueqiu jzee


更多资讯 ->
发新帖
jzee
主题数
0
帖子数
0
注册排名
85